各大機構解析退出之道丨樂視網IPO深創投賺了七八億、藍色光標上市達晨拋早了

創客貓 小林 · 2017-07-31 16:22

退出之道是投資的永恒話題

在由投資家網主辦的“股權投資大時代·2017中國股權投資年會”上,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合伙人 王岑、深圳市創新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副總裁 李守宇、達晨創投合伙人 任俊照、分享投資聯合創始人 崔欣欣、賽伯樂投資集團高級合伙人 陳曦、中國光大控股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 艾渝 圍繞“新環境下的投資探索”的主題展開討論。創客貓作為特邀媒體到場進行獨家圖文直播。(點擊進入直播回顧)

597c07da2da81.jpg

在論壇上,嘉賓們討論的話題包括退出策略、投資邏輯、中外資投資差異等。以下為創客貓整理的嘉賓觀點。

退出策略

597ee9653bf6b.jpg

深創投李守宇

李守宇:深創投在樂視網IPO時賺了七八億

深創投這些年專注于VC和PE,我們做的項目絕大部分還是以創投概念進去的,股權比例也不大。但我們投資的一些項目還是賺了大錢的,比如濰柴動力,當時進去比較早,而且在改制的時候進去的。當時投入2000多萬,賺了20多億。甚至現在的樂視網,當時我們也賺了不少錢,樂視網IPO時大概賺了七八億。

深創投的投資是分步拋的。上級股東要求我們的利潤分步實現,所以每年利潤比較平穩。每年就拋20多億,再慢慢增加。樂視當時拋了一部分留了一部分,留的部分漲得比較好。

退出這塊還是以投資并購為主,從我們的責權利上說,投資經理是一個項目的實際責任人,但我們集團對我們的退出還是有一些規定,比如上市退出這塊有專門的服務部門,包括聘請中介機構為企業職工做上市培訓包括跟各地做一些溝通。并購退出這塊,去年我們成立并購組,對其他非上市轉讓包括尋找資源。

崔欣欣:術業有專攻,該退出時就必須退出

第一,GP和LP之間有一個溝通渠道,本身有比較好的溝通機制。第二,術業有專攻,二級市場的邏輯跟做VC還是有距離。還是應該把專業的事情交給專業的人做,我們完成這個階段的使命,接下來到時間要退出,就必須退出。

597ee9d836b0b.jpg

光大控股艾渝

艾渝:企業上市后會發行新基金接盤

光大控股之前是聚焦PE和中后期為主。我們投資的項目都比較偏后期、并購。以前的方法是一般會發一個新的基金去接原來的基金,原來的基金有一個整體退出。新的基金接盤又有一個折扣。公司上市以后再發一些并購基金,可能對投資機構也是很好的。

王岑:一二級市場投資邏輯差別不大

很多人說用一級市場眼光炒股,二級市場眼光看一級。我個人的投資邏輯覺得差別不太大。你投完這個企業,陪伴他這么多年,對董事長、高管,你最了解,不熟不投。你最熟的時候他快要掙錢時,理論上應該你接更好。

任俊照:企業成長性好的話,二級市場基金會繼續跟

我們投的企業很多是在后來二級市場表現非常好,我們那時候拋出去就幾倍,但二級市場后來漲了十倍,比如像藍色光標。之前我們拋早了的,有可能是LP他們的一些要求,有更多基金來進入。對這種情況,我們后面就不太一樣,目前上市的企業很多,可能我們會像光大一樣,有一個二級市場的基金,我們認為這個企業成長非常好的,會跟著他走得時間更長。前面的基金可能先退,二級市場基金就繼續。

597ee94a83fc8.jpg

紅杉資本王岑

投資理念

陳曦:賽伯樂一年投資不超過10個項目

賽伯樂的投資理念不是每年投50個、60個,一年投資可能不超過10個項目,但每一個項目目前最少3-5億。企業有好的團隊,好的商業模式以及好的技術,如果能加上賽伯樂的一些資源,比如資本、科技、國際化以及給他們提供的一些政府服務、市場服務、雙創服務、金融服務,創新企業和賽伯樂共同產生的化學反應,將這些企業的實力和利潤有一個快速的增長,并且大量優秀的企業聚集,形成了賽伯樂和相關行業的生態系統。

王岑:找到行業龍頭,投資人十年干一單就差不多

我自己也在思考,可能做到100億或者幾百億市值的企業家不多,大部分中小企業上市市值就三四十億,平均利潤八千萬到一億左右基本生命周期就差不多了。最好是找一個在細分領域市場大,他們又是行業龍頭,上市之后再來十倍增長的,這種企業很少,但作為投資人,十年干一單就差不多了。因為這種是可遇不可求的。

任俊照:投自己理解的,市場熱的堅決不碰

我們投資每一個項目案例都是非常嚴謹的。達晨投資時要求的非常高,我們大部分投的項目還是基于對行業趨勢的了解,我們會投一些自己理解的,市場熱的堅決不碰。我們有七個行業的團隊,比如共享包括P2P,達晨都有參與。但我們還是在自己比較熟悉的方向,還是根據中國大的經濟環境背景。因為達晨還是喜歡投資相對比較實在的。

597ee9f2f218d.jpg

分享投資崔欣欣

美元基金與人民幣基金投資的差異

任俊照:外資喜歡高大上團隊,在賽道里投很多

因為達晨也是在學習外資的眼光,很早就去紅杉學,以外資的眼光看項目,但做的時候用本土手段做項目。外資對趨勢的理解都很值得學習,在內資,可能是不同的一些做法,比如外資更喜歡看一些賽道或者在賽道里投很多。但對于我們來說,沒有合適的人,也可能跟中國的資本退出方式不太一樣的時候,也不怎么碰。還有在選人時,外資喜歡高大上的團隊,但我們說團隊有時候太高大上反而是一個挑戰。在我們組合里,可能有的團隊出身背景感覺很一般,有可能是很LOW的感覺,但它能做得很好很扎實,我覺得也是非常不錯的。可能外資背景的對這樣的團隊不放心。

597eea4b70bb6.jpg

賽伯樂陳曦

王岑:外資與人民幣的團隊在行業上應該是融合的

我認為還是看行業,有些行業基因檢測等等,非常草根的人很難搞,是技術的。但像尚品宅配,線上線下一起玩的,可能需要執行力。投入消費品,在中國目前需要的,我自己總結消費行業目前掙大錢的公司基本市場還是三、四、五線為主,逐漸往二線靠,一線市場主要還是世界五百強,因為他們在中國十年資金量體大了,所以還是農村包圍城市。包括煌上煌,基本都是從腰部、底部反攻。你說從美國哈佛回來的做煌上煌鴨脖子,不可能的。還是具體行業。但是退出,的確有一些投資策略。比如A股,收入或者其他的經營數據看重,可能對科技或者商業模式甚至共享經濟的投資,會更近一些。

我認為外資也好,人民幣也好,最后是一樣的。彼此的團隊,海外回來的國內的都可以有,不存在哪個行業怎么樣,我認為是完全融合的,需要大家交流和主動了解對方,不要自己封閉起來,我怎么樣怎么樣。我覺得應該開放,互相學習。

(以上為創客貓現場報道,轉載請注明來源。)

久久小说吧-最新全本txt小说免费下载-久久小说下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