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新時代下創業投資新方略 達晨肖冰:我們跟做實業沒有區別,投資不是那么好玩!

番茄 創客貓 · 2018-02-02 10:28

投資跟做實業沒有什么區別,我們跟實業家一起創造價值分享價值,這是長期艱苦卓絕的過程,不是那么好玩的。

隨著套利時代終結,VC/PE如何轉向中長期的價值投資和實體經濟中去?大消費、制造升級、大健康、人工智能等戰略新生產業的投資機會在哪?如何把握新時代下投資思路的新方略?VC/PE們更關注哪些行業新熱點?

2月1日,在由融資中國主辦的2018第七屆融資中國資本年上,君聯資本董事總經理&總裁陳浩、昆仲資本創始合伙人王鈞、達晨創投執行合伙人&總裁肖冰、創東方投資董事長肖水龍、火山石資本創始合伙人章蘇陽,進行了一場關于“新時代下創業投資新方略”的主題探討,對話由融資中國出品人朱閃主持。創客貓受邀作為合作媒體到場進行圖文直播及報道。(點擊進入圖文直播現場)

新時代下機遇與挑戰并存,比如有中國技術創新所帶來的行業變化的機遇,有中國企業國際化的機遇,當然也有政策變化帶來的挑戰。

在肖冰看來,實際上這個時代機會是永遠存在的,創新越來越多,投資機會就越來越多,未來怎么做?核心還是比拼每個機構的專業能力和心態。肖冰表示,其實做投資跟做實業沒有什么區別,投資人也跟實業家一樣在創造價值、分享價值,這是一個長期的、艱苦卓絕的過程,不是那么好玩的。

肖水龍則認為,創投有很多機會,但目前挑戰還是大于機會的。現階段面臨最大的挑戰就是退出問題,隨著機構和基金不斷涌現,退出成了大問題,大家在投的時候就要考慮退出如何解決。不過在他看來,最終大家拼的還是團隊和專業性,機構要苦練內功和專業能力,如此才能得到好的回報。

而作為一家主要做A輪和B輪的早期機構章蘇陽在投資的戰略布局和打法上則有自己的風格,比如他會盡量進入紅海去賭到黑天鵝。

在章蘇陽看來,在紅海里邊,這條河流最終肯定是要流入“大海”的,而你做的事情只要在這條河流上,并且團隊能認認真真地做,沒有道理不成功,可能只是大成功和小成功的區別罷了。

不過他也建議大部分的企業不要超越自己本身的極限去做太多技術的突破,在他看來,在技術驅動轉變的過程中,這是失敗率非常高的事情。站在企業的角度,保持堅持和專注這件事非常重要。

以下為圓桌對話實錄精編:(經創客貓整理,有刪減)

談2017年的收獲與反思:募資、退出雙豐收的一年

主持人:

回顧一下2017年,是IPO非常多的一年,對大多數投資人來講也是比較有收獲的一年。各位2017年有什么收獲?也可以分享一下對2017年的反思?

陳浩:

去年君聯投了超過60個項目,涉及像人工智能、醫療健康這些我們主要投資的方向。

另外,在退出方面,去年也是中國資本市場的一個大年。盡管下半年和年底前審核有些變化,但是去年上市的總數量是非常多的,以君聯為例,我們在健康服務和先進制造這兩個板塊,在去年分別有幾家公司上市,都非常成功。   

再就是融資,去年也是融了非常多的錢,我們總的融資,去年也達到了將近一百個億,這也是在有史以來比較多的一次。不過我們是多個基金加起來的發展模式,不是單一的基金,我們有專業化的基金、TMT基金、健康醫療基金,也有文娛體育基金等。   

如果講到反思,2017年這一年,我們覺得應該是在管理。作為資產管理人,我們還是應該關注自身投資和管理的能力,與資金的規模呈一個平衡的配比。不能因為錢多,我們就拼命融資,不顧我們的管理能力。投資和管理的平衡這是我們提的第一個反思。

第二個反思,市場里邊畢竟還是會有一些估值泡沫,可以說我們也在參與泡沫的制造過程。所以大家需要冷靜,行業需要冷靜,我們自己需要冷靜,泡沫破裂不光意味著損失,其實對被投資企業和行業也是不好的事情,需要大家都冷靜。

肖冰:

去年整個行業是比較豐收的一年,我們和所有的同行一樣也是取得了很大的收獲。去年應該是達晨創投史上一個新的高峰,包括大家比較關注的退出領域,我們去年一共有18家企業成功在A股上市,這也是創達晨創投的記錄,退出非常好。投資也不錯,無論金額還是項目,都創了我們的記錄的。

從募資這端,去年年底我們募了一個新的人民幣基金,也是受到了所有機構投資人的高度認可。去年我們跟自己比覺得是不錯的,但是有很多優秀的團隊做得比我們好,我們要向他們學習。

另外我們要反思自己的不足,我跟我們團隊講,你有多少家IPO上市比來比去,不能只滿足于這個,核心是你投資了多少個有影響力的項目,明星項目,對市場有影響,對行業有影響,這個指標我們還要繼續努力,要更加有勇氣一點,要更加前沿一點,明星項目比重更大一點,不只是IPO的事情,這是對我們自己的要求。

肖水龍:

2017年對創東方來講是非常非常好的一年,這一年我們的發展是平穩階段。在募投管理方面,我們不斷地推進。創東方到現在十年的時間,也算是一個適中的機構,十年打拼,我們在募資規模、投資規模以及退出的情況都還是可以的。

創東方投資董事長肖水龍(右一)

2017年我們反思,在退出方面不算太多,相比同行來講還是有一定的差距。我們也在反思,現在IPO是一條最主要的,但也不是平坦的路。現在報上去概率是八成,但報上去效率更低了,有時候報了之后感覺心里不踏實。并購下一步講也可能是一個新的活躍的趨勢。另外就是海外上市,香港今年要打開,有很多企業也會到香港上市。

在投資方面 我們主要集中在大健康、大消費、新制造,比如智能制造、產業制造這些都是我們的方向。總而言之,2017年對我們來講是不平凡的一年,我們希望2018年總結提升,跟行業一起繼續成長發展。

章蘇陽:

我們機構相對來說比較年輕,因為我們整個資金募集2017年底之前才完全結束。到現在,大概從法律上已經做完的項目27個。

分一下類,大致是在醫療方面,大概占到35%,包括像基因組學、蛋白組學、生物組學這三個方面。第二部分,主要是以智能技術和數據這方面來做各個行業的模式創新。現在有人講大話顛覆,我們不是顛覆,就像在九十年代互聯網技術對各個行業進行一定的重構。現在我們感覺到,智能技術的發展,它會又一次對各個行業進行重構。在這個方面我們大概占了37%。剩下是跟新消費有關的東西,比如旅游文體類有關的,大體是這樣的比例。

我們所有的業務,第一定位就是要直接能夠賺錢的,這是第一點。商業的東西如果時間長的話就會有問題,所以我們第一個問題就是能夠產生交易。第二,最好在三年左右的時候退出,這個模式有可能會開始流行的。從方向上來講,還是兩條腿,一個是醫療的技術作為一個輪子,另外一個輪子就是以新的智能制造技術和數據做各種各樣的組合,這里邊是各種交叉的,我們是這樣定位的公司。

到目前為止,大概20幾個項目,投了17.5億人民幣。我們唯一有缺憾的是,因為我們基金去年年初成立的,到目前為止跟智能汽車有關的東西,我們還一個沒有進,應該說這塊在我們的布局上也是很重要的部分,因為將來這是非常大的市場,這是我們所遺憾的一點。

談2018年的機遇與挑戰:挑戰大于機會,機構要苦練內功

主持人:

現在說的比較多的就是新時代,新時代意味著什么呢?肯定是意味著機會和挑戰。

在機會這塊,這是我們意想不到的一年,第二我們中國經濟體的發展,確實是非常好的,這都是給投資鋪墊了很多的機會。但是另外一方面,無論中國還是在美國都是縮短的過程,這塊對投資會不會有一些影響?

另外回到我們行業,整個投資量并不多,我認為國家隊這塊體量還是非常大的,所以請各位分享一下,在這樣的機會和挑戰下我們怎么做?

陳浩:

面向2018年,我覺得機遇和挑戰是并存的,而且更有新時代的特征。先說機遇,我們主要看到投資是兩個機遇:

第一個機遇是中國技術創新所帶來的行業變化的機遇。當然包括互聯網技術對傳統行業的滲透。也包括新一代像醫療領域基因科技、精準治療、智慧醫療等對整個產業帶來的很大變化的沖擊,這里邊我相信蘊藏著非常多的可以投資的機會。

第二個我們比較看中的是中國企業國際化的機遇,特別在國家一帶一路大的戰略背景之下,中國企業,包括創新創業的企業國際化。

過去我們講國際化更多是在一些成熟產業里邊大體量的公司海外的并購。但是這兩年我們看到更多的是創新的、技術型的公司在海外的戰略和資金。而且我們的技術,對于像人口眾多經濟發展相對不平衡,或者相對比較落后的地方,像東南亞、中東、印度,我們是有比較優勢的。另外,中國過去十年也積累了很多管理和行業當中的經驗,行業拓展和發展的經驗,某些東西可以在那些地區復制,這是非常重要的機遇,這跟國家一帶一路整體戰略是非常契合的,我們已經在找尋機會在布局。

但是挑戰也是非常的大,比如兩個政策的變化。資管監管,在我們這行就是資金來源端政策的變化已經在慢慢的顯現出來;另外退出端就是上市,上市的IPO審核,或者說A股的政策變化也已經開始了。資金來源端、退出端發生這么大的變化,必定為我們行業帶來不小的沖擊。

過去我們講上市,我們追逐投資的企業有利潤,排隊上市,成功率還是可以來預計的。但是今天在這種審核體制下就很難預計,如果上市成功的比例在你基金的投資范圍里邊,從過去的20%-30%降到10%以下,你資金怎么獲得合理回報?還有上市以后的PE,其實也是在慢慢地去泡沫,所以PE也在逐漸地下降。這個下降也會導致我們單個項目回報的空間被壓縮。所以這個行業沖擊還是很大的,最終結果來看,好的基金也會追尋好的項目。  

我們過去做創投出身的,所以還是堅持專業和專注兩個基本策略。所謂專業,就是在一些特定的領域里邊,越深越透積累我們的優勢。專注即盡可能把我們投資的手法和投資策略集中在我們最擅長的地方,不盲目地做擴張,所謂的多元化不是我們的選擇,我們更多希望的是專業和專注,能夠更早地發現一些高成長的機會,更好地比同行早半步投進去,這是我們所希望的結果。

王鈞:

我們是相對比較新的機構,現在非常聚焦,只有希望做出差異化,做出特點,做出深度,這樣在這個行業才有機會。我們爭取做機構投資人里比較早接觸創業者的,建立長期的伙伴關系。

第二個領域我們關注前沿科技,還有一塊,整個基金消費這塊我們更專注教育。我之前管理的兩個基金,其實在醫療領域是做了很多的布局,我們投了十四五家。醫療這個行業是非常好的、很大的行業,但也是競爭非常激烈的行業。我們根據行業的特點花了很大的功夫跟教育,產城結合,從孵化到整合都在做。宏觀來看,去年教育產業大概是3.4萬億的大盤子,市場化將近一半。現在每個基金都在看這個事,但真把這個事當一個大事來做真不多,所以我們在產業上基本上聚焦上這兩塊。

第三塊,區域我們現在比較收縮,基本上現在在中國大陸。

肖冰:

說到機遇和挑戰,機遇很大,挑戰也很大,事實也是這樣。

機遇很大,因為新時代,我們機遇比原來更大,更大來自哪里?我們投資的機會更多了。中國的發展只能靠創新,不能光靠投資模式,如果光靠發貨幣、房地產變成世界第一的經濟體,市場會崩潰的。

我們全面新的時候機會也是全面的,不是光某一個點的機會。中國很多行業都在創新,全球同步技術的創新、也有很多傳統行業轉型升級的創新。中國的問題很多,痛點很多,同時意味著機會很多。如果什么都沒有問題,我們教育非常好,醫療非常完善,那投資就沒有什么機會了。就因為很不行,很多吐槽的因素給我們很多投資創業帶來機會。

所以從投資的角度來講我們每一年都擔心下一年機會比上一年少,每次募資時候擔心我們基金會不會投不出去,非常恐慌。實際上機會是永遠存在的,創新越來越多,投資機會越來越多。

第二,政府對我們行業的態度發生了很大的轉變。我們原來是特別小眾邊緣的金融行業里邊的一個邊邊角角的小產業。銀行、保險、證券公司這些站在舞臺的中央,我們在邊邊角角,政府不太重視我們的,我們原來是自生自滅的小行業。

但是搞全面創新經濟轉型,背后唯一支撐的就是我們這些人,我們在支撐著中國的創新。銀行會支持中國創新嗎?銀行絕大部分錢是投給房地產和國有企業的,投給創新的中小企業怎么可能呢?所以政府發現問題以后,特別重視我們,有很多國有母基金的錢投到我們這兒,所以有很大的政策支持我們這個行業。

第三,整個社會資金現在沒有出路。未來來看,能夠長期產生高回報的就是我們行業,所以大量的錢只能投我們這個行業,機會是特別大的,我們還有很大的空間,關鍵是我們自身能力有沒有提升,取決于我們自身。

1.jpg

達晨創投執行合伙人&總裁肖冰(中間)

挑戰是什么?剛才有個數字引起我的警覺,一級市場融資超過了二級市場的融資額,去年一級市場投資一萬多個億,這些未來能不能收回來?我給大家預判,這一萬多個億是收不回來的。我們肯定進入全行業虧損的階段,美國就是這樣的,這是很殘酷的現實。

但是這里邊事實是,20%的機構賺了80%的錢,未來10%的機構會賺了90%的錢,嚴重的分化。大量的機構基金是回不了本的,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

所以2018年要謹慎,整個行業要相對冷靜一下,這么多錢涌入這個行業,這么大的泡沫出現,很多人才涌入這個行業,大家也要冷靜的想一想,未來到底怎么做?我認為核心還是比拼你的專業能力,每個機構比拼你的專業能力和心態。你能不能變成那10%,帶來持續的回報?

我看到現在很多基金募到資了,通過各種方式募來很多的錢,我估計最后是一地雞毛,是無法交差的,這是需要理智的。我們跟做實業沒有什么區別,我們跟實業家一起創造價值分享價值,這是長期艱苦卓絕的過程,不是那么好玩的。

肖水龍:

面臨最大的挑戰就是退出問題,因為這么多機構千軍萬馬,這么多基金上萬億退出是個問題,大家在投的時候就要考慮退出問題如何解決。現在退出的路數,并購、香港上市也可以,但最終好不好,拼的還是你的團隊,團隊一定要強,專業性要強。無論從募資角度,還是從整個投資角度,管理角度,團隊強了之后你做什么事情都比較準確,不是湊數,而是講質量。

第二,你要做好項目的話就要專業化。因為創新方面你不能什么都做,只能做你比較熟悉的,形成自己的范圍。同時在某一方面作為一個協同的公司,在產業鏈,在項目上跟上下游進行協同,這樣使得你的投資服務能力也提升了。因為當你的資源、技術、用戶、客戶,還有上下游進行匹配的時候,你就非常強。

我們這個行業有一個很大的特點,要求專業技術比較高,風險把控能力要強,但是一旦做的話,估值上升是比較快的。投完以后,幾年上了十倍,甚至更多。另外估值上去了,最后怎么退出來?我們采取了邊打邊退的方式,在二輪、三輪融資的時候適度地退出一部分,這樣也是比較好的辦法。

在制造方面我們專門投智能制造,我們投業界比較扎實的。在生物這方面,我們也有專門的團隊和專門的基金進行打造,我們要深挖。剛才有人講專業和專注這也是我們未來各個機構的發展方向,我們還是采取專細化的團隊和基金來做會比較好。

總而言之,在未來,創投有很多機會,但是挑戰大于機會,機構要苦練內功,提升能力,專業團隊,以這樣的能力投項目將來可能會得到很好的回報。項目好了,收益好了,募資就不是問題了。

章蘇陽:

我完全贊成前面幾位同志的發言。美國GDP是20萬億,我們十幾億,這個差距是我們將來能夠發展的機會,從這個角度來講,我們還是有很大的提升空間,這個提升空間就是我們這批人的機會,所謂的機遇。

在這個機遇里邊,我個人感覺到,如果要做一件事的話,一個是進紅海,我這個觀點跟很多人不一樣。非常通俗的角度來講,紅海里邊,你做的事只要在這條河流上,河流肯定是流到大海的。另外,如果團隊在上面認認真真做沒有道理不成功,可能是大成功和小成功的區別。你在這個河流上有資金支持,還認認真真做,當然你有基本的能力,從大概率上來講是會成功的。只是大成功十倍以上,還是小成功5倍以下,這可能會有所不同。所以盡量進紅海賭到黑天鵝,這是我考慮投資的方法。

第二個,現在這個時間,世界又一次進入到了技術改變世界生意模式的重構。目前我們看到的這些技術持續時間,可能有十年,如果跟醫療有關的話可能會持續更長的時間,像基因組學、蛋白組學、微生物組學現在已經發現了一些東西,這個時間持續更長一些。

火山石資本創始合伙人章蘇陽(右一)

在這種情況下,能夠極大地重構目前的產業和服務的機會也是巨大的。我們關鍵的問題就是不要去犯已經犯的錯誤,或者盡量減少我們的錯誤。小公司的競爭跟大公司競爭是不一樣的,尤其對2C的產品,小公司我只要做的比你好,市場一定是我的。但是大公司不一樣,大公司都有錢,都有才,大公司比的是誰不犯錯誤,只要不犯錯誤基本上永遠都可以持續下去,誰犯錯誤誰就下來了。所以公司的競爭不一定是我比你好,而是看誰先不犯錯誤。

談退出:中國證券市場依然是最好的退出市場

主持人:

機會和挑戰我聽上去,機會相對比較虛一點,挑戰是比較實實在在的。關于退出有個問題我還蠻困惑的。股權投資是長周期的,但是它的退出是經常發生變化的,一會兒可以通過并購重組,一會兒受到限制,一會兒IPO停了,一會兒IPO加速了,又放緩了,又嚴格了等,我認為是很分裂的,這塊我想請教肖冰總,因為畢竟達晨創投在退出這塊非常厲害,你是怎么看待這個問題?  

肖冰:

我們認為中國證券市場是最好的退出市場,雖然不確定性是非常大的,不管是不是到了白色恐怖的階段,讓我們感覺到比較擔心。但是我們是這么看的,歷史上比這更嚴重的情況還出現過,我們還碰到過八九次IPO暫停,最長有兩年的時間,所以經歷了這么多事情之后我們還抱著比較淡定的心態看這個事情,核心還是投很多資產。我們投的時候還是看長期持續的增長,這是前提。

很多上市的事情是水到渠成很自然的事,現在很多是被誤殺的,醫療公司里邊好多是非常好的公司過一段時間還是有機會在IPO上市的。我也投了很多這樣的公司,被斃掉了,發現有很多優秀的公司,跟他們聊,我投他們,也敢投他們。

另外,因為中國IPO的事情,政策我也覺得肯定是短期的。現在目前這種情況不可能是長期存在的,制度本身肯定有反思的機制和自我調整的機制。我相信我們也會做一定程度的反思,最近也有一些聲音在說這個事情,所以長期來看,核心是你投好的公司。中國資本市場還是我們最好的退出渠道,這是主要的觀點。

第二個觀點,從基金的角度我們也會往并購和境外上市的方向,我們會探討有利于基金LP利益的角度。

談戰略打法:投資質量是第一位,還要有自己的特色

主持人:

大家知道是非常知名的投資人,但是背后的機構發展階段是不一樣的,里邊有十多年的機構,也有剛剛成立的,大家在戰略發展上還是有一些差異的,那么請各自就自己的發展階段說一下你們的打法?如何競爭呢?

肖水龍:

我覺得一家機構保持長遠的不衰老,最重要是業績,業績是硬道理,投資效果要好,資產增益要高,形成良好的循環。業績好,其他方面壓力就輕,有好的業績就可以覆蓋一些投資失敗的項目。我覺得一定堅持投資質量放在第一位。第二個是特色,你這個機構慢慢形成自己的特色,要有這方面的強項,不是什么都干,要有一些專門的團隊,專門的方向。第三個就是團隊,團隊的建設,團隊能力的提升,我們也是深有體會的,所以我們在這些方面會不遺余力,在我們的特色和質量方面繼續保證水平。

章蘇陽:

我們主要做A輪B輪為主的融資,我覺得在這個階段,大家有很多比較相似的說法,在投資公司的時候我們會看一些常識。因為他的商業模式在A輪需要更多的常識來判斷。我開玩笑說我最怕人家在做其他產品的時候,加上三個領域,除非你是專門做這個領域,如果你做一個產品,比如石墨烯,納米技術,量子技術我就比較怕,除非你專門做石墨烯,專門做納米的,否則的話我覺得非常怕,因為有些東西是通過常識的東西來進行判斷的。

第二,作為早期投資它一直是要和項目保持接觸。如果你離開一年,重新進來會感覺到陌生,所以你必須保持相對前沿的東西一直都有接觸。在這點上,可能它比PE的話,有一個更難的一點,你怎么保持你的學習能力,能夠跟上最前面發展的進程。做早期投資的話保持對新東西的學習能力,這點是比較重要的。

陳浩:

作為17年的投資機構,前面說了很多機遇和挑戰的情況下,對我們自身來講重要的有三點要堅持的:

第一個是專注。如果我是一個年輕的機構要專注可能是比較容易的事情。但是對一個十幾年的機構還說專注,是不是太過老套,因為旁邊的誘惑太多,但是我們還是想說要專注,專注于股權投資,堅持早期投資。在我們最擅長的領域里邊,我們都要做,錯過了我們要反思,為什么錯過了。

君聯資本董事總經理&總裁陳浩(右一)

第二個是價值。你能不能跟優秀的企業家創業者在一起,是價值決定的。你能為這些企業和這些企業家到底帶來什么樣的價值?這是我們要認真的總結。過去十幾年,君聯在這方面還是有一定的積累,也有一定的堅持。

第三個就是人才。人才對將近20年的機構說白了是一個新老交替的過程,要發展下去的話永遠要考慮到人才的梯隊,新一代要上來,老一代逐漸要退下去。這個過程能不能交接做好,也是決定機構能不能走得更長遠,更好地獲得LP的信任,獲得創業者的信任的關鍵。

王鈞:

我也講三點。第一,作為十幾年的從業者我從來沒有看到過這么好的機會,機構投資者大量涌現,創業人群現在越來越優秀,我覺得整個市場機遇,即便對我們新的機構來說,也有大量的市場機會,很好的市場機會。至少我從業這十多年我沒有見過這么多的機會。

第二,還是要把自己的事做好,把團隊建設好,團隊的戰斗力、凝聚力和認知水平這是核心。

第三,我個人覺得,現在我們從事的事業是市場上最好的,現在市場的主力軍都是90后,可以跟年輕人做一些好玩的事,這是一件挺快樂挺幸福的事。

對2018的期待與警醒:企業不要超越本身的極限去做太多技術的突破 

主持人:

2018年,我聽到大家還是沒有比較明確地回應投資機會在哪里?風口是什么?或者給投資人創業者一個提醒?

章蘇陽:

對大部分企業來講,不要超過自己應有的極限去選擇突破。尤其在技術驅動轉變的過程當中,這是失敗率非常高的事。站在企業的角度,盡量地避免超越本身模式太多的技術的事情,這樣會引起很大的問題。 

第二,像剛才陳浩總講的堅持和專注這件事非常重要。你堅持了20多年成功比例一定是比別人大的,做一件好事跟永遠做好事是不一樣的,永遠做好事就是雷鋒了,全世界雷鋒只有一個。  

肖水龍:

新三板現在在逐步清晰,我覺得肯定會有一些變革。如果新三板活躍起來,對我們創投也是一種退出方式,期待2018年新三板能夠有所變數

肖冰:

我覺得一些新經濟方向能夠做大的公司可以考慮海外上市的方向。因為國內政策還是不太明朗,不要在這里簡單的等待了,特別香港市場可能會有很大的變化,香港市場政策在發生變化了,可以考慮另外一條路去嘗試。

王鈞:對行業來說,我覺得還是要找靠譜的人做熟悉的事。

陳浩:對于基金管理人,對企業家來講,要具備掌管資本的能力,錢多不是好事,這一點提醒大家。

久久小说吧-最新全本txt小说免费下载-久久小说下载网